搜索
搜索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电话:010-64937791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立路28号院15号楼102室

版权所有 © 1999-2018 北京云联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京ICP备18033844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北京

“妖镍”逼空战,究竟伤了谁?

作者:
文 AO记者 陈秀娟
2022/03/16
浏览量

一场跨国金融猎杀风暴,打破了镍市场的平静。

3月7-8日,伦敦金属交易所(LME)镍品种期货价格持续暴力拉升,盘中价格从3万美元/吨涨至10万美元/吨以上,涨幅高达250%,刷新历史纪录。要知道,此前最大单日涨幅也不过20%。

LME并未公布客户名称,但市场盛传,瑞士大宗商品贸易巨头嘉能可和国内不锈钢巨头青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青山控股”)为多、空双方。其中,嘉能可数月来持续增持镍期货合约,成为巨大的多头方;而青山控股,因持有一定量的空头仓位,面临爆仓局面。

 

史诗级逼空

 

在此之前,或许很多人并不知青山控股是何方神圣。

资料显示,青山控股成立于20世纪80年代,其业务包括镍矿开采、镍铁冶炼、不锈钢冶炼、不锈钢连铸坯生产及不锈钢板材、棒线材加工等,主要基地分布浙江、福建、广东、印尼、印度、美国和津巴布韦,其2021-2023年的产量分别是60万吨、85万吨、110万吨,因手里握有世界上四分之一的镍产量,被誉为“世界镍王”。2021年《财富》世界500强企业榜中,青山控股以营收424.48亿美元、利润8.26亿美元排名第279位,成为中国最大的民营钢企。

据悉,在过去10年,青山控股拿出不少于100亿元投入新项目、新技术,专门成立了青山研究院。青山控股曾在宣布冶炼技术出现重大突破之前,布局卖空,直接让国际市场的镍价陷入长达数年的低迷,让一波看好镍价上涨的多头欲哭无泪。

从2021年下半年开始,青山控股加大了在印尼设置新生产线、炼制高冰镍的力度,欲故伎重演、看空国际镍价。然而,这一次,青山控股失算了,开出了远大于交割能力的空单(20万吨)。

新冠疫情爆发后,发达经济体的财政刺激措施提振居民耐用品消费,不锈钢产量出现了较大的提升。数据显示,2021年镍的主要下游不锈钢全球产量同比增加13.9%。与此同时,2021年,镍的另一个终端消费领域三元电池需求强劲,硫酸镍生产使用镍豆、镍粉比例上升至46%。而全球可统计的镍库存在2021年底相比年初已下降63%,LME镍2021年均价相比2020年上升约34%。

可见,镍价上升趋势早已有之,在此时,青山控股持有巨量做空合约有失偏颇。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俄镍是LME主要的镍交割品,原本青山控股可以在价格上涨的过程中,买入俄镍用于交割,但受俄乌局势影响,俄镍被LME踢出交割范围。要知道,俄镍产量占全球原生镍(包括一级镍和二级镍)产量的6%,占全球一级镍产能的22%。被剔除交割范围后,市场对于镍持续供应能力的担忧,导致空头不断回购合约,推动镍价进一步上涨。

不幸的是,青山控股自己生产的镍产品NPI和高冰镍不在LME的清单之中,因此即便其现在把所有产能打足也不能完成交割。

面对此次逼空,业内人士纷纷猜测:青山控股如果无法交货,有可能被强制平仓,导致的结果可能是赔偿数十亿甚至上百亿美元,即使后续延期交割,青山控股的损失恐怕也将在80亿美元左右。

 

青山按下暂停键

 

在外界的猜测中,3月12日,有媒体传来新的消息,称青山控股董事会主席项光达于3月11日与10家银行及经纪商开会时表示,他仍然相信镍价最终会下跌,所以不打算减持镍空头仓位,将继续坚定做空,同时有意抵押集团在印尼的部分资产,以便腾出资金周转应对。

危机中,LME按下了暂停键,于3月14日宣布,3月16日恢复镍交易,并且所有金属交易的每日价格波动限制在15%以内。

3月15日凌晨,青山控股正式对外宣布,已经与由期货银行债权人组成的银团达成了一项静默协议。主要内容包括:在静默期内,青山和银团将积极协商落实备用、有担保的流动性授信,主要用于青山的镍持仓保证金及结算需求。静默期内,各参团期货银行同意不对青山的持仓进行平仓,或对已有持仓要求增加保证金。青山控股应随着异常市场条件的消除,以合理有序的方式减少其现有持仓。

这是在LME宣布暂停镍交易后青山控股公布的最新进展。

基于此,有分析人士指出:“银行还是非常有可能给青山控股提供保证金垫付支持的,一方面他们已经‘身陷其中’且青山控股有充足的抵押做支持,另一方面,镍价暴涨确实严重背离市场,LME重开后镍价存在下跌的可能性。如果镍价下跌,这就意味着,青山控股欠银行和经纪商的钱也会大幅减少。不过,接下来两个月镍价是个可变因素,因此尚无法对青山控股总的盈亏状况做出预测。”

无论该事件后续如何发展,不难预测的是,目前现货镍流通性较差,其激烈的行情将持续上演。

 

下游产业链躺枪

 

表面看,这是国外资本巨头对我国民营企业的一次逼空大战,事实上,其后续影响绝不限于交易所和青山控股,而是会进一步蔓延到下游产业链,甚至整个新能源市场。“此前就是因钴价过高,为降低成本才采用高镍化替代,如果镍价长期处于高位,势必会对下游需求产生影响。”某三元前驱体企业人士表示。

业内普遍认为,如果镍价继续上涨,受冲击最大的应属三元电池正极材料。正因如此,有三元电池正极材料生产商称,当前公司原料主要来自前期库存,至于4月份的原料采购还需观望。

众所周知,镍因具有良好的延展性、耐高温、在空气中不易氧化等特性,被广泛用于生产不锈钢。不过,近年来,随着新能源汽车产业迅猛发展,镍迎来新的需求增长点,即用于制造三元锂电池。高禾投资研究结果显示,动力电池已经成为全球镍消耗量增长的最大贡献者。

据方正中期期货预测,以当前我国电池发展路线和新能源汽车发展的情况综合估算,镍的电池需求量将从2018年的12-13万吨/年逐渐增长至2025年的45-50万吨/年,这意味着,三元锂电池将是镍需求增长最快的领域,年度复合增长率可达21%左右。

镍价上涨势必会增加三元电池正极材料的成本,从而增加电池企业的生产成本。如果电池企业无法顺利把这一部分增加的成本转嫁给主机厂,则意味着电池企业的盈利能力将受到重大损失。反之,如果电池企业将这一部分增加的成本转嫁给主机厂,那么主机厂大概率会增加终端产品的售价,而这势必会对整个新能源车的销量产生影响。

对于未来的镍价走势,国海证券认为,受三元锂电池需求增长,国内硫酸镍需求将保持高增长,国内2021-2023年硫酸镍需求分别为15.35、21.07、27.15万镍金属吨。而受限于原料供应限制,国内硫酸镍产量增幅预计小于消费增幅。从2022年开始,硫酸镍将面临供不应求的局面,并拥有更高的溢价。

相关推荐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特别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