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电话:13051199966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立路28号院15号楼102室

版权所有 © 1999-2018 北京云联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京ICP备18033844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北京

用零碳大法对付《新电池法》,宁德时代“出海”有招

作者:
文 AO记者 张静
2023/10/08
浏览量

国庆期间,宁德时代全资子公司——成都市新津时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获得全球知名认证机构SGS颁发的PAS2060碳中和认证证书,正式跻身零碳工厂行列,成为继四川宜宾工厂、时代吉利和瑞庆时代之后,宁德时代第4家获此认证的零碳工厂。

在此之前,宁德时代还于今年上半年正式发布了“零碳战略”:2025年实现核心运营碳中和,2035年实现价值链碳中和,并成为全球第一家实现碳中和的头部电池企业。究竟是什么动力,促使宁德时代零碳工厂获评数量和建设速度,在新能源汽车行业遥遥领先?

 

“海外合规问题仍是巨大挑战”

 

实际上,这与欧盟通过的《欧盟电池与废电池法规》(以下简称《新电池法》)不无关系。《新电池法》被认为是动力电池发展史上最严苛的碳管理政策,或将倒逼电池行业重新洗牌。

与原有电池法相比,《新电池法》规定了电池的回收要求,包括废旧电池收集目标和义务以及电池原材料回收目标等,进一步规范了电池生产者的责任。其中,重点提出了对废旧电池回收率、再生材料使用率、碳足迹和电池护照等方面的要求。

毫无疑问,《新电池法》的推出和实施将对中国电池产业提出全新发展要求,定会带来新的机遇和风险。尤其是对于宁德时代这样的龙头企业来说,如果要想继续保持竞争优势和领先地位,就必须认真分析和应对《新电池法》产生的影响。

 

“同所有走出去的企业一样,宁德时代也会面临海外合规问题,对此,我们形成了滚动机制,因为每个国家的规则和法律制定都是在不断动态变化的,所以我们要全方位考虑产品合规、法务合规、信息安全合规、人力合规及物流合规等问题,任何一项出现问题都会对我们海外业务造成严重影响,这个挑战是巨大的。”宁德时代海外售后总监付勇在2023中国汽车出海(天津)论坛上如是说道。

事实上,从去年开始,宁德时代就已在碳减排领域动作频繁,如今伴随《新电池法》的落地,其显然希望能够借此在整个动力电池供应链中发挥更大主导作用。据悉,宁德时代还参与了电池联盟全球首个“电池护照”试点,亦是国内唯一一个参与这项工作的企业。

 

“抱团出海一定是最好的策略”

 

“《新电池法》通过后,宁德时代可以与主机厂协同起来,把电池回收做到合规。”付勇强调,协同非常重要,抱团出海一定是最好的策略。那么,宁德时代将如何与主机厂协同出海?其动力电池售后的短期与长期策略又是什么?

其实,宁德时代早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电池回收商,有能力回收电池中99%以上的镍、钴和锰,以及90%以上的锂。今年1月,其拟由控股子公司广东邦普投资建设一体化新材料产业项目,瞄准的就是国内电池回收产业龙头宝座;同年9月,又与巴斯夫合作,旨在开辟欧洲正极活性材料 (CAM) 及电池回收业务。

 

自2011年成立起,宁德时代在短短12年发展历程中,就在全球建设了13个生产基地和5大研发中心,包括福建宁德和厦门、江苏溧阳、上海及德国。为继续抢占市场份额,宁德时代还不断开启向外扩张模式。

付勇指出,宁德时代长期售后策略就是为客户提供五心服务——诚心、省心、用心、暖心和放心,并总结其海外市场三大优势:第一,在海外拥有强大服务网络,能够提供快速的电池维修服务;第二,注重当地人才培训;第三,除建立正向的仓储外,还建立了逆向的服务网络。

 

“已在欧洲建设两家生产基地”

 

2001年中国刚加入世贸组织时,还没有一家汽车及相关企业的发展规模达到《财富》世界500强上榜标准。到了2023年,已有9家中国汽车及相关企业上榜,座次洗牌成为此次榜单的主旋律。

其中,上汽、一汽、东风、北汽和长安5家车企,均出现排名下滑;比亚迪凭借630亿美元的销售收入,从此前第436位跃升至目前第212位,224名的提升使其成为全球排名上升幅度第2大的公司,亦是中国排名提升最多的公司;此外,广汽集团提升21名排名第165位,吉利微增4位排名第225位。

 

而最受关注的当属首次上榜的宁德时代,凭借488亿美元的销售收入,排名第292位。另据韩国SNE Search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1-7月,宁德时代电池装机量为132.9GWh,同比增长54.3%,占全球市场份的36.6%,仍是全球唯一一家市场份额超30%的电池供应商。

首登《财富》世界500强和全球断崖式领先的背后,是宁德时代近年来海外市场迅猛发展的成果体现。据其今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宁德时代境外电池业务营收达656.84亿元,同比增长195%,境外业务已占其总营收的35%,而上年同期这一数字还不足20%。

与此同时,中国汽车出海也已步入“新航海时代”,出海方式正逐渐从“产品输出”转变为“工业体系能力输出”,从单纯卖车转变为全产业链出海。这对于宁德时代来说,“走出去”不仅恰逢其时,还拥有非常光明的发展前景。

“当市场有强烈需求,同时又符合企业战略要求时,就会考虑在本地建厂。”据付勇介绍,宁德时代已在德国和匈牙利建设2家电池生产基地,实现了本地化研发、本地化生产和本地化营销,超充电池将很快在欧洲落地。

伴随企业质量管理能力、全球供应能力和国际产品认证能力的不断提升,以及在电动化和智能化等新兴技术领域的持续突破,宁德时代在国际市场上的影响力越来越强。

特别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