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电话:13051199966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立路28号院15号楼102室

版权所有 © 1999-2018 北京云联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京ICP备18033844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北京

当年风光的美国“蔚小理”们,如今都怎么样了?

作者:
文 AO记者 曾兴
2023/08/10
浏览量

8月9日,美国初创电动汽车公司Rivian automotive发布二季度财报,在这之前,它的同行们Nikola、Fisker和Lucid已相继公布业绩。相较于国内新势力,海外新势力同样面临艰难的处境。

2021年是电动车企最风光的时刻,大部分公司在2021年至2022年间股价飙升,但一年多前,由于原材料价格上涨和新冠疫情引发的供应链瓶颈问题让汽车行业受到打击。今年以来,高利率和对经济衰退的担忧抑制了消费者需求,促使市场领导者特斯拉大幅降价。在市场红利褪去和“价格战”的双重挤压下,那些在风口中诞生的初创公司,要么正在倒闭,要么还在苦苦挣扎。

今年6月,美国造车新势力Lordstown因不堪亏损重负,在美国特拉华州申请了破产保护。这家成立于2018年的电动皮卡制造商一度被视为特斯拉的有力竞争者,2020年在纳斯达克上市初期市值达16亿美元。而8月7日,电动汽车零件供应商Proterra也申请破产保护,成为最新一家在供应链限制、需求放缓和资金短缺中陷入困境的公司。

目前在这批初创公司中,部分由亚马逊持股的Rivian和由沙特主权财富基金持股Lucid被视为最后的希望,Nikola和Fisker还在苦苦挣扎,而其他公司成功的可能性正变得越来越小。

 

Rivian:业绩回暖,上调年度产量目标

 

延续上个季度优异表现,Rivian仍然是海外新势力中发展最为健康的。

公司二季度营收11.2以美元,同比增长207.7%,净亏损11.9亿美元,相较去年同期17.1亿美元的亏损有所收窄。二季度毛利率为-37%,较上个季度的-81%大幅改善。

财报公布之初,Rivian的股价上涨了近3%,过去三个月其股价飙升近80%。

 

此前,Rivian公布第二季度交付了12640辆汽车,超过了分析师预计的1.1万辆。目前公司预计将在2023年生产约5.2万辆汽车,高于此前预计的5万辆,这一产量目标是去年的两倍多,表明其产量水平有所改善。

Rivian的CEO RJ Scaringe 表示,得益于成本控制,公司的现金流足以维持至2025年。今年2月1日,Rivian曾表示为削减成本,将裁员约900名员工。截至二季度末,Rivian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为92.6亿美元,相较上个季度减少了近20亿美元。

Rivian于2021年11月在纳斯达克上市,为当年美股最大IPO。市值巅峰时曾突破1500亿美元,不过如今其市值已不到巅峰时期的十分之一。

 

Lucid:沙特的“亲儿子”还有余钱

 

在海外新势力企业中,豪华电动汽车生产商Lucid受到的关注不亚于Rivian。二季度Lucid营收1.5亿美元,低于市场预期,净亏损7.1亿美元,去年同期净亏损为2.2亿美元。财报发布当天,Lucid的股价最低跌幅6.65%至每股6.18美元。

在交付方面,二季度Lucid交付了1404辆汽车,与上个季度的交付量基本持平,产量环比下降了6%至2173辆。Lucid的CEO在业绩会上表示,将维持全年1万辆汽车的生产目标,并强调明年至2025年有足够现金生产其备受期待的SUV车型。据他透露,Lucid Gravity将于今年11月发布,2024年底投产。

Lucid的创始人谢家鹏(Bernard Tse)是特斯拉的创始元老之一,2007年创建了Atieva(Lucid Motors的前身)时,还从特斯拉挖走了不少人才。Lucid最初专注于为其他电动汽车企业生产电池和电驱系统,2016年发布首款车型Air,但直到2021年才开启交付。

 

Lucid Air对标特斯拉Model S、保时捷Taycan等豪华车型。8月6日,Lucid再次大幅下调Air系列价格。其中Air Pure的价格从8.74万美元下调了5000美元至8.24万美元,功能更强大的Touring和Grand Touring版本的价格下调了1.24万美元,分别降至9.5万美元和12.56万美元。相比之下,Lucid Air的直接竞争对手特斯拉Model S及性能版Model S Plaid的定价分别为8.85万美元和10.85万美元。

尽管业绩不佳,但在沙特注资的支持下,Lucid的现流仍较充裕,目前公司流动性现金流为62.5亿美元,包括55亿美元现金和剩余的可用信贷额度。今年6月Lucid筹集了30亿美元,其中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公共投资基金(PIF)出资18亿美元。截至今年6月,PIF持有Lucid略超60%的股权,市值近90亿美元。

与沙特的紧密关系为Lucid的发展提供了有力支持。未来10年内沙特将向Lucid采购至少5万辆电动汽车。该协议是沙特王国“Saudi Vision 2030”愿景的一部分,旨在减排并实现经济稳定增长。

Lucid计划到2025年在沙特年产15万辆电动汽车。

 

Nikola和Fisker:产量持续下滑

 

相比业绩好转的Rivian和不差钱的Lucid,缺钱缺零部件的Nikola和Fisker的处境则不那么乐观。

Nikola二季度营收1536万美元,同比下降14.9%;净亏损2.18亿美元,较去年同期1.73亿美元的亏损进一步扩大。二季度Nikola仅交付了45辆汽车,产量则为33辆,均低于去年同期。

电动重卡制造商Nikola曾被称为卡车界的特斯拉,2020年6月在纳斯达克上市之时,市值一度突破300亿美元,甚至超过了通用和福特。然而,长期以来,Nikola无营收且处于巨额亏损状态。从今年4月开始,Nikola的股价就已经跌破了1美元的底线,6月初收到了退市警告函。

为了缩减开支,Nikola在二季度关闭了Romeo Power的电池生产业务,还将其在一家欧洲合资企业中的股份出售给意大利重型卡车制造商Iveco,以换取3500万美元现金和2060万股Nikola股票。作为节省现金的重组计划的一部分,将在其欧洲和美国业务中裁员270人。

财报发布的同时,Nikola任命了新的CEO——前通用汽车副董事长Stephen Girsky。Girsky目前的职务是Nikola公司董事长,他将成为该公司第四位CEO,而等待他的,是当前正面临着的现金储备枯竭、供应链限制以及向氢燃料电池技术转型等一系列挑战。

 

另一家成立于2016年的电动汽车制造商Fisker二季度营收82.5万美元,净亏损为8550万美元。因零部件短缺,二季度旗下SUV车型Ocean的产量为1022辆,未达到原定1400辆至1700辆的目标。Fisker将年度汽车产量下调至2万辆至2.3万辆,低于5月份预计的3.2万至3.6万辆。

据外媒报道,Fisker计划出售总额为3.4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获得的资金将用于日常企业运营、资本支出和未来产品的开发。Fisker计划在2024年之后增加一条额外的电池组生产线。

8月3日,公司发布了四门敞篷轿跑车Ronin、皮卡车型Alaska和小型SUV车型Pear三款新车。其中售价为4.54万美元的Alaska和售价为2.99万美元的小型SUV Pear将于2025年在美国生产,根据《通货膨胀削减法案》,这两款车型可获得7500美元的税收补贴。

(来源:Rivian、Lucid、Nikola、Fisker官网)

特别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