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电话:13051199966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立路28号院15号楼102室

版权所有 © 1999-2018 北京云联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京ICP备18033844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北京

ChatGPT会不会颠覆汽车?

作者:
汽车观察
2023/06/12
浏览量

ChatGPT出现标志着新一轮产业革命的开始,但科技狂人马斯克却叫停了ChatGPT研发。ChatGPT真是潘多拉的盒子吗?汽车行业该做哪些准备来迎接挑战?

 

2023年6月9日上午,作为2023中国汽车重庆论坛的重要环节,由麦格纳亚洲区市场与传播总监于洪波主持的“人工智能带给行业的机遇和挑战”分论坛座无虚席。来自LIASE GROUP联合创始人及董事毛凤华(Vanessa Moriel)、百度智能汽车事业部智舱业务部和交付中心总经理王博、上海商泰汽车信息系统有限公司副总裁武振宇、禾多科技商务副总裁王征、奈佳罗公司中国区销售副总裁兼汽车行业咨询总监王欢共同开启了一场精彩的头脑风暴。

 

毛凤华(Vanessa Moriel):一个伟大的工具,一个巨大的威胁

 

ChatGPT的出现标志着人工智能进入了新时代,也给就业、商业模式带来了新的挑战。旅居中国多年,曾经在上海设立了猎头公司,具有全球视野的毛凤华如何看待这项新科技?

“它是一种工具,但也是一个巨大的威胁,我永远不会建议我客户使用它。”毛凤华直言不讳地指出,“在一个开放平台上通过人工智能回答提问,会有一些特定的错误区域。你可以把ChatGPT作为应用程序,从你的客户那里获得信息,更好了解他们想要什么。但我认为人工智能并不是一个很好地了解客户的工具。”

针对ChatGPT官方大量封号,不让中国用户使用的问题。毛凤华认为:“世界上有些利益相关者正在鼓励其他市场来对抗中国,原因是中国已经开始变得非常强大,对于他们来说竞争压力加大。于是我们看到了一些国家正在试图对中国设置各种壁垒,因为他们肯定无法在软件上竞争,他们无法在电子产品上竞争,他们无法在先进的技术上竞争,因此尝试封锁是唯一的方法,这为他们赢得了时间,来试图赶上中国。2000年我来到中国,从那时起中国发生了巨大变化,中国正成为一个有竞争力的技术大国,以开放的姿态向世界敞开胸怀。”

 

王博:大模型让智能座舱更智能

 

ChatGPT的核心是大语言模型,简称大模型。在王博看来,大模型技术的出现后,语音交互方式将发生革命性变化。

“我们处在一个从上一代的语音交互到下一代真正基于大模型、基于对话式语音交互的一个过渡阶段。”王博认为,“我们目前的智能座舱已经处于一个不错的用户体验状态。不管是在座舱的任何一个位置,或是在座舱任何一个时间点,都可以通过语音实现交互,同时整体速度非常流畅,已经达到800毫秒以内。”

展望未来,王博指出:“大模型将成为提升智能座舱语音交互的拐点。下一代语音模型的发展方向,我们认为一定是从交互式变成一个对话式,在这个过程中发现两个核心的变化点:一是产品体验上之前命令式的交互方式逐渐变成对话式的交互方式,意味着我们可以更好的理解用户的意图、更好为他们提供服务;二是随着大模型的出现,将端到端的解决问题,意味着所有用户的需求都可以被更好地理解,并且通过一系列科技上的交互方式给予重塑。”

简言之,未来大模型让智能座舱变得更智能。

 

武振宇:大模型打开了人车交流的大门

 

人工智能很早就进入了整车应用领域,但大模型有助于实现人车充分交互的梦想。

“在美国一些影视作品中,很多汽车可以跟人进行交流,很好地理解人的意图,完成人的操作……”武振宇认为,“现在人工智能很难做到这一点。而基于ChatGPT的大模型,给我们打开了未来的大门,可以和车进行流畅的沟通,并且让车理解我们的意图。”

作为为整车厂和TL1合作伙伴提供软件解决方案的商泰公司正在探讨如何使用大模型和强人工智能引入产品中。武振宇表示:“商泰慢慢把大模型引入开发过程中,从需求定义开始,把现在整车厂或其他客户的需求导入模型,可以生成相应的软件需求。后面的一些设计过程,也可以去做自动化的生成,包括软件代码。我们现在将很多工具导入开发过程中,帮助开发人员开发。后面自动化的测试,最后自动化的生成出来,释放给终端用户。”

 

王征:科技预言容易被打脸

 

行业曾经有人提出,2020年是自动驾驶元年,但已经是2023年了,自动驾驶依然需要很长的发展历程,这是王征不愿意对ChatGPT对汽车行业未来作出预测的主要原因。

王征指出:“自动驾驶面临正两个矛盾:一是人工智能,二是量产落地。我们公司最新的组织架构已经运行了两三年,一是量产闭环,二是创新闭环。创新闭环的主要责任是算法不断迭代、不断追求最新的技术。创新闭环在禾多科技现在主要扮演一个什么角色呢?从0-1的角色,以及交互给客户第一个平台的第一个项目会去创新闭环。量产闭环,顾名思义要保证工程化、保证质量、保证交付,更多还是传统汽车行业工程化的人员。禾多通过这两个闭环方式,把AI和工程做了非常好地结合。”

 

王欢:大模型理解用户需求生成使用方案

 

在王欢看来,自从卡尔发明了汽车100多年,人类从来没有停止对于汽车的梦想,但是汽车作为交通工具,除了外形、发动机不断的进化外,人和车的交互并没有明显突破。

奈家罗是一家总部在德国的全球咨询公司,最近半年来,该公司一直在研究基于生成式AI的全新人机交互解决方案。

王欢介绍说:“大模型能帮助主机厂做什么?它可以赋予车企全新的业务模式。首先是卖车,基于大模型的方式可以让车自己卖自己。其次是试驾,生成式AI了解客户的驾驶习惯后,会告诉他如何享受这台车的功能。第三,可以实现基于上下文的营销和售后服务;第四,智能化车书了解整个产品生命周期的资料;第五真实反馈数据收集,将很大提升用户体验,从而增加用户品牌的忠诚度。”

展望未来,他提出:“我们非常有信心,在未来的几年甚至在数月之内,将会有一些走在前面的主机厂迭代出基于生成式AI的智能副驾——整车的AI代理,在车机端有一个融合管理模块,通过模块给大语言模型发布指令,告诉大语言模型在什么场景下需要什么样的服务,由大模型生成执行操作的操作序列或者操作计划。”

ChatGPT会不会颠覆汽车?与会嘉宾没有给出肯定的答案,但对于自动驾驶而言,ChatGPT出现标志着一个新的时代正在到来。

特别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