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电话:13051199966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清林路1号世茂奥临花园

版权所有 © 1999-2018 北京云联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京ICP备18033844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北京

联姻后的G7易流,找准时代脉搏

作者:
文 AO记者 马春生
2023/05/29
浏览量

 

我们还有机会创造“时代产品”吗?

作者 | 马春生

设计 | 韦克效

不太信仰交易,注重价值服务的翟学魂,日前带领G7易流在上海又干了一件事儿,发布一款名为财运通的产品。

对于财运通,官方的解释是将车辆、ETC、司机、加油等各节点的要素数字化、线上化,并将各数据全链条贯通,打造一套面向管车、管账一体化的软件服务系统,G7易流CEO翟学魂将其称之为“时代产品”。

一段时间以来,作为公路货运行业领先的物联网SaaS公司G7易流可谓动作不断,2022年G7与E6联姻,合并成新的品牌G7易流;2023年3月份,发布新的品牌战略和Slogan。

作为清华才子的翟学魂,不管是个人能力还是做事儿态度都备受业内认可,熟悉的人会亲切地称一声“老翟”,滨拓物流创始人赵春波表示:“如果没有老翟,滨拓还是滨拓,但却不是今天的样子 。”

不知道是不是对老翟的认可所致,这款被称为“时代产品”的财运通一经问世,便引起业界的广泛关注。现场近千人的场面也佐证了这一论述,因为官方最初的计划是集合三四百人即可。

财运通也给了老翟信心,采访现场,翟学魂提起了他和同事们打了个赌,“今年底G7易流盈利了,我才会刮掉胡子”,但从现场的情景看,年底老翟的胡子大概率是留不住了。

 

|时代需要“财运通”

 

对于“时代产品”,翟学魂的解释是,现在及下一个时代的产品。翟学魂表示,上一个时代的产品特征是可视化,而以财运通为代表的现代产品的特征是连接。

翟学魂认为,货运行业是一个资源型行业,当货量飞速增长的时候需要的是车,拥有车辆的数量代表企业的能力和是否盈利。2018年之后,资源逐渐过剩了,行业的特征也发生了根本性变化,连接的效率、配置的效率变成了这个行业的基本特征。

 

对于货运行业的这一特征转变,翟学魂认为物流行业要相比其他行业感知早一些,原因是物流是完全市场化的行业,所以对发展环境转型的反应速度更快。目前,这种转变在物流行业内已经有所体现。“只有资源,没有配置能力、没有连接能力的公司在过去两三年里,甭管大小都退出了,另外一批有配置能力、有调度能力、有连接能力的公司已经脱颖而出。”翟学魂表示。

对于行业的判断,其实很早之前翟学魂就做过类似的论述,从其对外的公开讲话中也可寻找到相关的蛛丝马迹。

2022年12月,翟学魂在一次公开讲话中表示,他在印尼、越南、泰国等东南亚国家以及日本等国,与物流领域的合作伙伴、客户见面,他们都在问:建立全国准时的干线网络,怎么管理一百条线路的时效?一千台车怎么管理成本,怎么控制油耗?怎么对司机进行安全管理?

这让翟学魂非常疑惑也很自豪,因为他们所提到的问题,目前在中国都已经实现了,而这一结果的实现,翟学魂及其所带领的团队也功不可没。翟学魂认为,过去十年G7易流直接推动了这个时代准点率、安全性、油耗难题的解决,其中准点率从60%提升到了90%,油耗降低超过20%,事故率降低了超过50%。

在此背景下,翟学魂开始思考,下一个时代产品是什么?我们还有机会创造“时代产品”吗?随着财运通的发布,答案已经不言而喻。这也解释了文头所提到的,翟学魂为什么不信仰交易的问题。

在翟学魂看来,如今节油、车队管理等一切基础问题都已经解决,再加上随着数字化的发展,交易也不是什么难事,如此背景下,再花费大力气去协助企业去做交易,其实意义不大。与之相反的是,思考如何让科技带给更多人美好的改变显得意义非凡。比如大公司要效率提升,也要让小公司要利润;要考虑物流体验好,也要考虑让司机回家睡觉;科技企业要发展,也要让员工有安全感且得到实际的成长等等。

翟学魂对于不信仰交易的另一层解释是,物流行业和电商行业不一样,电商行业有大量的2C,物流行业不存在。

对此,作为翟学魂的“战友”,G7易流总裁张景涛表示认同。张景涛表示,财运通目前提供的产品都是基于整个货运经营者操作系统的视角做SaaS服务的,包括帮客户找车,对接油品、保险,甚至类似于网络货运,但不包括卖线索,帮助客户做交易这些服务。

“回归初心,G7易流的定位是一个SaaS的服务提供商。”张景涛如是表示。

 

|未来会更震撼

 

翟学魂指出,财运通还有很大的升级空间,首要的升级目标是智能手机端口的开发连接,具体何时才能连接?翟学魂的答案是2024年。

“当数据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可能90%的工作都会变成智能助手的工作,大家的效率会有一个本质的提升,而且那个提升会让整个行业的结构发生比较大的变化。”

 

短期目标很明确,但长期规划又将如何呢?翟学魂首先指出了当前G7易流服务群体的变化。“原来是哑铃型,目前及未来是橄榄型。”

企业分成三类,第一类是年营业在1500万内的;第二类是1500万至15亿的;第三类是15亿以上的。翟学魂表示,以前一个物流企业可以依靠一个大客户活着,但现在是不可能的。“1500万至15亿才是主流,但1500万与15亿中间有100倍的差距。”这表明这个群体非常庞大,同时,货运行业的特殊之处是有非常多不同的细分市场,而小的市场里面,永远有一群人在那个市场里以相当有利的角色存在,表明想连接到这个群体,是一项非常复杂的工作。

在此背景下,翟学魂对G7易流的长远规划主要有两大方向。

第一个是新能源汽车,这是非常确定的影响,就是所有的车都变成电车之后,将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新能源车、电动车是软件车,车本身就是软件,车本身产生大量数据,跟我们连接产生的结果会非常大。所以我们会在这做非常重要的投入。“翟学魂表示。

第二个是大模型,这个会撼动所有在大楼里办公的人,其对于人的结构、流程结构,公司生态结构都会发生重大的影响。

当前,新能源汽车和大模型技术都在如火如荼地发展,以此推断G7易流的这两项长期规划将是一个什么概念?对此翟学魂给出的回答是五年内。

“相信我,五年内你一定会看到影响和变化。”翟学魂如是表示。

特别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