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电话:13051199966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立路28号院15号楼102室

版权所有 © 1999-2018 北京云联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京ICP备18033844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北京

大咖纵论“新航海时代”,这些观点值得收藏

作者:
汽车观察
2023/04/23
浏览量

如果用“航海”来比喻中国汽车产业的国际化,那么航海1.0时代主要体现在中国的对外开放以及欧美日韩等发达国家和地区的产品和技术向中国的输出。近年来,中国汽车出口数量、质量和价格均明显提升,从最初的技术换市场,到目前资本、技术、产业链的全域融合,中国汽车产业的国际化已进入“新航海时代”。

2023年4月17日,一场以“新航海时代”为主题的“2023新时代汽车国际论坛暨汽车半导体行业峰会”在黄浦江畔盛大召开。近100位行业意见领袖齐聚,近30位业界大咖围绕“国际化”热烈探讨。

有哪些精彩观点值得反复回味?汽车观察梳理、提炼如下(按议程顺序)。



航海2.0时代最大的变化就是技术换市场的结束,取而代之的是中国汽车产业和全球汽车产业在已知领域的双向奔赴,以及在未知领域的共同奔赴。

——王侠 |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汽车行业分会会长

 


汽车是高度国际化的产业,唯有合作共赢才是人间正道,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重塑也不应该是区域保护,而应该是重组全球化。

——马春生 | 工信部装备工业一司汽车发展处处长

 


全球化发展是企业做强,做优做大的必由之路。把握海外出口快速增长发展趋势的同时,我们应该洞见其中蕴含的品牌化、高端化、电动化内涵。

——王国强 | 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党委副书记

 


智能电动汽车的技术变革和市场突破将带来全球汽车产业的格局重塑,在窗口期下新的品牌有机会重新争夺市场的定价权,也有机会在认知层面重新分配,这是真正拉开新航海时代序幕的重要动力。

——王俊 | 长安汽车总裁

 


在中国汽车产业奋进新征程的过程中,中国汽车人应坚持自主创新和开放合作不动摇,进一步加大科技与创新的力度,努力实现汽车产业高质量发展。

——冯兴亚 | 广汽集团总经理

 


汽车产业将呈现传统燃油车、混合动力和纯电动车“三驾马车”并驾齐驱的局面,预计到2035年纯电动汽车销量占比大概50%,混动30%,油车20%左右。

——张夕勇 | 北汽集团总经理

 


抓住汽车新四化和新能源汽车的机会、紧跟行业需求、打造中国本土化稳健供应链势在必行。

——刘伦才 | 中国电科汽车芯片技术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芯片技术研究院副院长

 


中国汽车品牌想要在意大利市场获得成功,需要做一个长期的欧洲发展战略,并拥有强大的营销和公关能力。

——Marco Saltalamacchia 
| Koelliker S.P.A.CEO

 


当前很多国内供应商制作的芯片都比国际大厂芯片贵,这说明关键芯片的研发成本很高。对于主机厂来说,盈利是第一目的,所以主机厂自研芯片要慎重。

——陈玉东 | 博世中国总裁

 


智能化的技术应用带来了零部件厂商与主机厂之间的解耦。满足用户需求,一方面需要主机厂与供应商开放合作,另一方面,主机厂自身也要具备一定的软件研发能力。

——冯擎峰 | 路特斯集团CEO

 


主机厂自研软件技术最大的挑战是成本问题。一些不涉及核心竞争力的技术,主机厂需要与供应商合作,或者与其他主机厂共享,这样才能有机会盈利。

——吴保军 | 浙江零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裁

 


从产业发展的规律来看,任何一家主机厂都没有办法覆盖全栈式芯片研发。主机厂在个别的核心高算力芯片上会有研发投入的预期,但全栈式的芯片研发对于主机厂来说不可持续。

——张强 | 芯驰科技董事长

 


未来,即使是顶级的主机厂也需要借助电池企业的力量。最理想的状态是,有实力的主机厂掌握电池主要的设计研发能力和部分生产制造能力,但其他领域还是要靠供应商支持。

——刘宗巍 | 清华大学汽车产业与技术战略研究院院长助理

 


车企出海要过三关:首先要过产品品质关,保证出口到国外的产品品质过硬;其次要做长期主义者;第三,要慎重选择渠道。

——李学用 | 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个性化的定制和潮改是车企以后竞争C端市场必须给顾客提供的服务和技术能力,缺乏这类服务和技术能力的厂商,将逐步被市场淘汰。

——杨颖 | 合创汽车董事、联席总裁

 


除了加强硬件能力之外,充分利用当前芯片算力、减少芯片的冗余,也是积极解决芯片“卡脖子”难题的方法之一。

——蒋焘 | 岚图汽车COO

 


伴随高科技智能产品不断推出、全产业链实力明显提升,中国汽车产业正逢上一个扬帆出海、展现中国创造力的重要时代窗口。

——刘亚彬 | 阿尔特(北京)智能汽车性能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

 


如今,传统Tier1、Tier2的边界已不再清晰,迭代速度成为决胜市场的重要条件之一,快鱼吃慢鱼的时代可能会逐渐到来。

——徐健 | 地平线首席生态官

 


汽车半导体是高度竞争的行业,这意味着进入这个行业不可能赚快钱。如果做不到第一第二,或者不具备国际竞争力,则难以在市场竞争中生存下去。

——卢万成 | 联合汽车电子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

 


自动驾驶一定会实现,绝不是忽悠,但没有算力的支撑,人工智能什么也不是。乐观估计,世界上没有方向盘的汽车可能会在2025年就可实现商业化。

——邬学斌 | 奇瑞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奇瑞雄狮总经理

 


其实,所有的电动化和智能网联化技术,都可以应用在皮卡上。与乘用车相比,皮卡智能化水平只有胜之,而无短板。

——黄少堂 | 江铃汽车CTO

 


汽车供应链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成本,而要想降低成本就必须做好两件事:一是设计上做到最优;二是规模,如果没有规模,降本就无法实现。

——席忠民 | 广汽埃安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近年来受疫情影响,全世界产业链都处于断断续续的状态,但不是每种芯片都缺,最主要缺的还是专业芯片。在此背景下,电科要做的就是补产业链短板,从而增强整个供应链的韧性。

——胡彬 | 中国电科汽车芯片技术发展研究中心研发总监

 


激光雷达要想长期走下去,就得证明自己的附加值。视觉虽是目前最主要的手段,但激光雷达也有其自身附加能力,所以这是一个平衡发展的问题。

——倪凯 | 禾多科技创始人、CEO

 


是否选择高压铸造,要看企业产销量规模,因为高压铸造需要昂贵的模具费,有巨大销量做支撑的企业可以选择高压铸造。

——宁贵欣 | 深圳壁虎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CTO

 


一数科技的核心业务是要取代美国的DRP技术,为中国汽车电子产业发展提供一些国产替代方案。

——宁述勇 | 一数科技汽车事业部总裁

特别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