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电话:010-64121781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立路28号院15号楼102室

版权所有 © 1999-2018 北京云联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京ICP备18033844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北京

FF陷控制权争夺漩涡

作者:
关喆
2018/10/11
浏览量

  10月7日晚,一则来自恒大健康的公告让整个汽车圈瞬间打起了精神。

  恒大健康在公告中指责贾跃亭在短短半年内花光了恒大提供的第一笔认购资金8亿美元之后,利用其在董事会多数席位的权利操控公司,在没达到付款条件的情况下,要求恒大提前支付第二笔投资7亿美元。并以此为借口,于10月3日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

  10月8日下午,FF发表了官方声明“喊冤”,称贾跃亭并未操控公司,提起仲裁的唯一原因是,恒大未能履行补充协议规定的内容,拒绝兑现向 FF 支付任何额外资金的承诺,反而试图获得对 FF 中国和 FF 所有 IP 的控制权及所有权。在这期间,恒大也阻止 FF 接受任何来自其他来源的直接融资。

  关于双方所称补充协议的具体内容,在仲裁完成之前外界还无从得知,但能够确认的是,此时距离恒大正式入主FF仅仅3个多月时间,8亿美元的“聘礼”甫一花完,双方辛苦维持的美好关系便分崩离析。

  一切变化得太快。从亲密无间到对簿公堂,恒大与FF究竟是不是现实版的“农夫与蛇”?双方纠纷的核心到底是什么?

 

  短暂的蜜月期

  时间回到去年11月。香港时颖公司与贾跃亭控制下的FF Top公司正式成立合资公司Smart King ,全资持有FF香港与FF美国。时颖出资20亿美元获取合资公司45%股权,以贾跃亭为代表的FF原股东占合资公司33%股权,剩余22%归属管理层。合资公司股东会投票权采取AB股模式,贾跃亭等原股东方享有“1股10票”的权利。

  今年6月,恒大全资收购时颖,正式成为FF最大股东。协议显示,3年内,恒大须分3次向FF付清20亿美元,分别是2018年底支付8亿美元、2019年底支付6亿美元、2020年底支付6亿美元。而早在5月25日,时颖已提前支付完毕2018年底前应支付的8亿美元。

  今年7月,许家印应贾跃亭之邀专程到洛杉矶的 FF 总部视察。根据 FF 官方说法,许家印对于 FF 全球领先的产品、技术以及 FF 91 的内外饰设计等给予了高度肯定。彼时两人还是一副“你侬我侬”的亲密形象。

  转折发生在8月。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集团在广州揭牌,揭牌之日,恒大FF的高管团队也同时亮相。恒大集团总裁兼法拉第未来集团董事长夏海钧,恒大高科技集团副总裁、恒大健康副董事长兼恒大FF中国董事长彭建军,恒大高科技集团副总裁兼恒大FF中国总裁袁仲荣,恒大FF中国COO高景深等一众高管悉数到场。

  彭建军在现场豪情满怀,称未来十年公司将在国内建设五大研发生产基地,十年后年产能计划达到500万辆。这无疑是个宏大的目标。要知道,2017年,大众集团在华销量才刚刚突破300万辆。

  而这一宏伟目标并未得到贾跃亭等原股东方的见证。相关报道显示,揭牌现场未见贾跃亭,也没有太多美国FF的高管出席,到场的少数人中绝大部分都是不久前由恒大招致麾下。

  两个FF的事实在8月底得到了再次印证。在FF 91预产车的下线仪式上,贾跃亭、负责制造的高级副总裁达格·雷克霍恩(Dag Reckhorn)和其他一些核心团队成员先后亮相,但并没有恒大集团高管的身影。

  至此,恒大与FF之间的矛盾被逐渐摆到台前。

 

  一山难容二虎

  “许家印太过强势。”双方冲突升级后,一位FF内部人士曾向媒体吐露心声,但并未暴露更多细节。

  许家印不可能不强势。作为地产界大咖,许家印正是靠强势将事业越做越大。曾有媒体报道,2015年11月亚冠决赛之夜,广州恒大队正是在未征得赞助商东风日产同意的情况下,强行将球衣胸前广告更换为恒大人寿。许家印显然是算计过多的,广告效应带来收益远远大于违约损失。利益面前合同根本一文不值。

  入股恒大之后,许家印的强势本性显露无疑。据内部人士透露,在恒大正式入股FF之后,恒大曾要求FF中国位于北京,上海的员工尽量迁往广州,同时FF中国的员工也执行恒大的薪酬体系,还在广州工厂建设中修改了部分施工方案。从恒大法拉第集团的成立也可以看出,其高管多由恒大委派,几无贾跃亭做主的痕迹。

  再来玩味FF声明中所说:“恒大不应该一方面拒绝支付资金,另一方面享受补充协议生效后的权益,包括接管 FF 中国的大部分经营管理权。”很有可能,恒大提前支付第二笔投资的条件就是,接受恒大中国的大部分管理权。

  其实,早在恒大与FF最初签订认购协议之时,许家印就留了后手。他为贾跃亭的AB股模式设立了对赌协议:若贾跃亭无法兑现2019年第一季度交付首批量产车型的承诺,双方角色立刻互换,贾跃亭将完全失去对FF的控制权。

  许家印到底是单纯投资还是真想造车?也许答案更偏向于后者。从入股FF到豪掷144.9亿元入股广汇汽车,他的实际投入远不止真金白银,还有南沙40万平方米的土地,以及难以数计的政府资源。许家印身家丰厚,退出FF并不会伤筋动骨,但在付出了这么多之后,他显然不会轻易放弃掌控FF、从地产商转型为新能源汽车制造商的机会。

  但话说回来,贾跃亭也并不是任人宰割的肥羊。要知道,从2014年贾跃亭宣布进军汽车行业起,FF便已经成为了其孤注一掷的全部身家。为了造车,他甚至不惜抛弃泱泱乐视生态,8次上失信名单,让山西老乡孙宏斌洒泪。为了保证自己对FF的控制权,贾跃亭甘愿押上一切赌注。

  以目前的状况来看,FF全球由贾跃亭掌控,FF中国由恒大掌控,但这给FF一直坚持的“中美双主场”战略埋下隐患。一山难容二虎,当搏命的贾跃亭遭遇强势的许家印,一场“控制权”之争在所难免。

  因此,贾跃亭之所以铤而走险,很有可能是因为意识到量产承诺难以兑现,担心FF主权易手,因而先发制人,意图引入有新的投资者,把恒大的股份摊薄,甚至踢出局。

 

  下一任金主是谁?

  有人将这场闹剧讥诮为现实版的“农夫与蛇”。贾跃亭最困难的时期,许家印挺身而出,雪中送炭。当危机过去,贾跃亭却想甩开许家印,独自上路。

  但贾跃亭不得已而为之的这笔生意究竟是否如意?资料显示, FF在中美两国拥有专利共计384项,位列第三,仅次于前途和蔚来;在智能网联方面拥有专利110项,位居造车新势力第一位。与此同时,FF在全球拥有千人级别的科研团队,实力不容小觑。正因为如此,贾跃亭曾希望FF的估值可以达到80亿至100亿美元。

  但恒大仅用20 亿美元(还是分期付款)就获得了 FF 45%的股权。从财务上看,投资达成之后恒大股票一顿暴涨。从战略上看,汽车行业门槛不低,恒大抄底FF,付出的代价并不算高。

  由此看来,从一开始就有隐忧存在:贾跃亭或许并不觉得这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但此时与许家印翻脸,势必会对FF91的量产带来不利影响。有美国媒体报道,FF已经再次出现了断炊的问题:“至少已经有三家供货商已经向政府提出申请保全财产,这些供货商已经数个星期没有收到款项,其遭遇的拖款理由与此前法拉第未来在上一次资金断流时(2017年)手法如出一辙,即包括公司财务离职、支票需要签名等方式拖欠款项。”

  对此,业内人士猜测:“会不会是找到了新的钱,觉得可能度过了最难的时候,所以想和恒大分手。”FF声明中“恒大也阻止FF接受任何来自其他来源的直接融资”一言似乎从侧面印证了这一点。

  贾跃亭个人充满争议,但单从产品层面看,FF91及FF81车型的先进性在汽车圈还是有着比较正面且一致的评价。从这个角度看, FF或许并不难找到下一任金主。

  有消息称,9月19日,美国智能电动汽车生产商Lucid Motors收获了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超过10亿美元的投资。而Lucid公司最大股东就是贾跃亭,持股比例40%左右。在恒大投资FF之前,贾跃亭是FF和Lucid两家美国造车新势力明星公司的大股东。

  如果真有新的投资,下家会是谁?我们不妨大胆推测,这个投资者很有可能来自中东。

  前有孙宏斌投资乐视失利,如今恒大与FF的合作又生变故,不免让人唏嘘。曾让孙宏斌哽咽落泪的贾跃亭,又是否会再次令许家印“绝望心碎”呢?

  恒大与FF究竟谁是谁非,还需要等待香港仲裁中心的裁断。贾跃亭能否借此拿回控制权还是未知数。但无论结果如何,从中看到的是商业的残酷真相。

相关推荐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特别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