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电话:010-64121781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立路28号院15号楼102室

版权所有 © 1999-2018 北京云联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京ICP备18033844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北京

政策能否救市?

作者:
郑劼
2020/04/11
浏览量

 

  肆虐的新冠肺炎疫情快速蔓延给我国经济和人民生活带来了巨大影响,作为国民经济支柱的汽车行业也难免收到波及。疫情阴影之下,今年第一季度,汽车企业复工时间明显滞后、工厂大规模停工、供应/流通渠道两头受阻、消费者购车需求被隔离,致使汽车行业产销规模大幅下滑,呈现出前所未有的严峻态势。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以下简称中汽协)数据显示,1~3月,国内汽车产销量分别完成347.4万辆和367.2万辆,同比分别下降45.2%和42.4%。其中,乘用车市场下滑尤为严重,产销分别完成268.4万辆和287.7万辆,同比暴跌48.7%和45.4%。

  为了尽快提振汽车消费、协助汽车企业渡过难关,国家、地方政府相关主管部门纷纷出手,希望从政策层面寻求解决之道。

 

  部委出手

  《汽车观察》统计发现,从3月中旬到3月底仅半个月的时间里,中央各部委分四次出台了多项与汽车密切相关的利好政策,其中主要包含了“鼓励增加号牌限额”、“考虑延后实施国六标准”、“减征二手车购置税”等三大亮点。

  【鼓励增加号牌限额】

  3月下旬,中央部委接连发文两次,表态鼓励放宽限购、增加号牌限额,刺激汽车消费。昔日为缓解交通压力而生的“汽车限购政策”,正在为市场复苏让位。

  3月13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交通运输部、商务部等23个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促进消费扩容提质加快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实施意见》中写到,“要促进汽车限购向引导使用政策转变,鼓励汽车限购地区适当增加汽车号牌限额”;3月23日,商务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卫生健康委等三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支持商贸流通企业复工营业的通知》中再度提出,“实施汽车限购措施地区的商务主管部门要积极推动优化汽车限购措施,稳定和扩大汽车消费”。

  在清华大学汽车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显君看来,“最立竿见影的政策就是放开限购”;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则认为,“限购政策放宽是解决抑制消费体制机制障碍的核心标志,尤其是在市场压力加大的情况下,是促进汽车消费的一个好办法”。

  因为解除限购后能够刺激对购买汽车有刚性需求的消费者进行消费,像北京以及杭州等一线限购城市应该能释放250万辆~300万辆的销量。并且,解除限购以后,整个汽车产业的供应链、服务链都会被带动。

  全国工商联汽车商会秘书长曹鹤却表示:“虽然事有轻重缓急,两相其害取其轻。但诸如北京这样的城市是不会取消限购的。”

  曹鹤一言中的。3月24日,商务部官网曾发布了一条名为《北京正在研究出台刺激汽车消费措施》的消息,称北京市针对本市无车且在轮候范围内的新能源车需求家庭,上半年再释放不少于10万个购车指标,促进刚需家庭购车消费。此条消息引发了广泛关注,但随后很快就被删除。截至目前,北京再未有确定放宽限购的消息放出。

  而即便是已经松绑限购的城市,迫于交通压力,放宽程度也极其有限,尤其是一线城市,以广州为例,目前相当大一部分有意愿购车的消费者连摇号的资格都很难获得,而上外地牌又会增加7000元~8000元的购车成本。

  【考虑延后国六标准】

  3月31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共提出三项有关汽车消费的利好政策,其中一条写到:“考虑在全国尚未实施国六排放标准的地区适当延后国六标准实施、延长国五库存车的销售期”。

  与“国五”标准相比,“国六”标准对汽车排放污染等限值的考核标准更加严格,被业界冠以“史上最严苛标准”之名。

  按照2016年12月23日国家环保部与国家质检总局联合发布的要求,国六标准分为a、b两个限值方案,分别于2020年7月1日和2023年7月1日实施。目前北京、上海等16个省市已经提前执行了国六排放标准。

  对于是否需要延缓实施国六排放标准,业内曾存在着不同的声音。有人认为,暂缓进程对于那些已经投入大量精力和成本积极进行技术升级的企业有失公允。

  但支持延缓的声音俨然是主流。据了解,今年年初,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全国工商联汽车经销商商会曾先后向有关部门呼吁延缓国六排放标准实施。三家一致认为,新冠肺炎疫情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一季度的汽车消费,“国五”车型库存尚未得到充分消化,适度延缓国六有助于释放汽车消费,是行之有效的救市措施。此番国务院表态,意味着中汽协等的意见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认可和采纳。

  【减征二手车购置税】

  《关于促进消费扩容提质加快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实施意见》和国务院常务会议中两度提到,要多措并举、繁荣二手车市场。所列举的措施中包括:为二手车经销企业减征增值税、加快修订《二手车流通管理办法》、推动落实取消二手车限迁政策、扩大二手车出口业务、便利车辆异地交易登记、促进二手车便利交易等。

  其中,二手车减征购置税政策最受关注,且得到了快速响应。4月9日,财政部、税务总局正式联合发布《关于二手车经销有关增值税政策的公告》,《公告》称,自2020 年 5 月 1 日至 2023 年 12 月 31 日,从事二手车经销的纳税人销售其收购的二手车,由原按照简易办法依 3% 征收率减按 2% 征收增值税,改为减按 0.5% 征收增值税。

  据了解,按照目前的增值税政策,二手车经销企业收购二手车后再销售,无论是否有增值收入,都要按照二手车销售额全额的2%计算缴纳增值税,甚至会出现成二手车经销企业实际经营中出现增值税税负大于经营二手车毛利的问题。长期以来,由于税负偏重,造成了国内二手车市场交易量扭曲、经销企业经营动力不足的局面。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副秘书长罗磊认为,该政策的实施很有可能将作为一个重要的支点,撬动全国超过2亿辆的汽车存量市场,惠及国民经济。

  “一旦税收政策执行,经销商就可以正式把二手车买卖纳入主营业务中。一方面通过置换促进新车销售,另一方面也能开辟二手车零售业务,这也是厂家翘首以盼的一件事情。”罗磊介绍,此次增值税下调将为二手车市场减税接近百亿元,在给二手车经销企业降低管理成本、赢得更多发展资金的同时,也将给国内汽车消费带来极大的拉动作用。

  同时,二手车增值税的降低不仅利好二手车业务本身,也会带来与二手车相关的金融保险、整备翻新、装饰美容等更多关联业务的发展。

 

  地方跟上

  随着国家层面政策“救市”信号的释放,地方各级政府的汽车消费刺激政策也纷至沓来。从发布的具体措施来看,限购松绑和购车补贴是最主要的方式。从地域来看,广东、浙江是响应最为热烈的两大省份。

  【购车补贴】

  最先提出购车补贴政策的是广东省佛山市。2月3日,佛山市率先发布《佛山市促进汽车市场消费升级若干措施(试行)》。政策显示,政府将给予每辆车2000元补贴,佛山号牌车主换购可获3000元补贴,一次性购买5辆以上大中重型客运、载货汽车给予每辆5000元补贴,对国六车型每辆最高补贴5000元。

  3月24日,浙江省政府办公厅发布《提振消费促进经济增长的实施意见》,成为今年以来全国首家出台刺激消费专项意见的省级单位。下属的宁波市紧随其后,在3月27日出台了购车补贴政策。

  在此期间,长沙、株洲、湘潭、南昌、长春、宜宾等多地也先后加入到购车补贴阵营中:3月1日,长沙、株洲、湘潭三地宣布,前3500名市民购买指定车型可获3000元每辆补贴;3月11日,珠海宣布对国六车型给予一定补贴,并同步优化汽车金融服务;3月25日,南昌发布文件称,在市内购买车辆给予每辆1000元补助;3月29日,长春表态,购买当地生产并在省内销售落籍的汽车最高每辆补贴4000元,吉林省号牌车主购买长春生产并在省内销售落籍新车最高每辆补贴5000元,一次性购买5辆以上最高每辆补贴6000元;3月30日,宜宾市推出5000元购车补贴,出台鼓励采购自主品牌新能源电动车用于出租、网约车运营高达每台3~6万元的奖励政策。

  此外,全国还有多个城市恢复了对新能源汽车的补贴政策。例如,广州3月4日文件决定,今年3月至12月底,个人消费者购买新能源汽车可享受每车1万元综合性补贴。

  但经过分析可以发现,以上购车补贴政策仍存在诸多限制。其一,补贴名额数量有限,例如,长沙、株州、湘潭三地只有前3500名购车市民才享有3000元补贴。其二,南昌、长春等地出台的优惠政策中都明确指出,只有在本地的经销商购买本地厂家的指定车型、且在省内销售落籍,才能享受购车补贴。由此可见,地方政府出台的补贴政策不仅旨在消费者层面给予刺激政策,也同样有意为本地车企和经销商伸出援手。

  【限购松绑】

  目前,全国共有七市一省实施限购政策: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石家庄、天津、杭州和海南省。截至3月31日,深圳、广州和杭州在今年已相继出台政策推进放开限购进程。

  2月28日,深圳出台《关于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的若干措施》,提出加快新增汽车指标放号。3月13日,深圳市交通运输局再次发布《关于新增特定小汽车指标的通告》,决定使用2020年新追加的小汽车指标额度,面向个人配置1万个混合动力小汽车指标。

  3月4日,广州发布《广州市坚决打赢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击战努力实现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任务若干措施的通知》,明确指出了要加快推进落实去年新增的10万个中小客车增量指标。杭州更是在3月24日发布的《关于2020年一次性增加小客车指标的配置公告》中一次性增加了2万个小客车指标。

  值得注意的是,贵州省贵阳市早在去年9月12日便已宣告正式取消摇号购车政策,结束了自2011年开始的限购政策;海南省也是在去年9月出台了每月适量增加普通小客车增量指标等措施。

  上海方面,3月沪牌个人额度为11970辆,较2月的7966辆有明显增加,中标率从6.1%提升至8.9%。三千多个沪牌额度的提升,可以看出上海也在加快促进汽车消费的脚步。

 

  效果有待观察

  疫情未退,更多与汽车消费相关的扶持政策还将源源不断出台。

  在4月9日举办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上,发改委产业发展司副司长蔡荣华表示,未来还将在新能源汽车基础设施建设、新能源汽车购置补贴、放宽二手车市场等方面持续加大政策力度,以稳定市场预期,推动汽车市场逐步恢复。

  “汽车消费政策的密集发布将对国内车市复苏带来一定促进作用。”中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对此评价道,“从一开始的普适性促销,到后期的精准施策,地方政策日益精细化。相信随着官方号召声音越来越洪亮,会有更多的省市加入拉动汽车消费的阵营。”

  但崔东树同时表示,从4月上旬车市恢复进度看,逐周提升的销量同比表现相对平稳,这意味着政策启动初期的效果还不太突出,红利释放需要一定时间。他预测,二季度汽车市场可能会有较大复苏,但难以恢复到去年同期水平,一切都有待继续观察。

  在崔东树看来,在目前所有已经出台汽车消费刺激政策的区域中,还有部分省市的执行细节还不够清晰,导致市场持币观望态度明显。虽然目前各地促进汽车消费的政策内容各具特色,却也存在以下三大共同弱点。

  首先,换购升级是各地方政府的主要着力点,新购车群体消费没有被有效激发。原因在于,置换更新能够在提升城区车辆档次、改善环保的同时,不增加现存车辆数量、对交通拥堵没有太大影响,同时还能使经销商获得更高的置换利润。

  其次,新车购置优惠力度过于温和。由于地方财政压力所限,各地方政府所设置的新车补贴一般在2000元或者3%左右水平,优惠力度相对较小,而且优惠发放的方式暂不清晰,地方政策实施时打折的可能性较大。

  最后,限购城市增牌推进速度慢。疫情爆发之后,国家层面提出放大限购城市的牌照供给,但实际执行的层次相对较小。广州、深圳从去年就已经开始增大牌照的供给,目前只有杭州跟进增加了2万张牌照,北京、上海等地暂时还未公布放宽限购政策。因此,崔东树判断,放宽限购仍有巨大的潜力可以挖掘,地方政府对促进车市消费的热情也有待提高。

  “攻克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是一项全国性课题,为了防止各地汽车消费刺激政策各司其职、割裂市场,确保稳定消费、稳定经济的政策效果充分发挥,促进汽车消费一事还是需要从国家层面统筹规划,尤其是需要中央财政配套相关的财税政策支持。”崔东树强调。

 

相关推荐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特别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