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电话:010-64121781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立路28号院15号楼102室

版权所有 © 1999-2018 北京云联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京ICP备18033844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北京

优信断尾求生

作者:
郑劼
2020/04/26
浏览量

 

  3月底,优信集团发布公告称将旗下“优信拍”业务作价1.05亿美元(约合7.46亿元人民币)出售给58同城。至此,曾经大肆扩张的二手车电商头部平台旗下业务板块削减到仅余一支。

  优信剥离“优信拍”,主要目的是为了战略聚焦、断尾求生。然而,二手车电商行业时局艰难,优信又能否由此获得一线生机?

 

  从扩张到收缩

  资料显示,优信集团创立于2011年,在目前几家称得上是头部的平台中布局较早,发展势头也较为迅猛。

  来自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优信共计销售二手车63万辆,同比增长67.9%;GMV(成交额)达到43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7%。与此同时,优信在整个二手车电商市场中的份额也水涨船高,占比达到41%。

  出色的业绩表现下,资本闻风而至。从2013年到2017年短短4年时间,优信一口气从A轮冲到D轮融资,总融资金额达到9.6亿美元。2018年6月,优信成功登陆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成为“中国二手车电商行业第一股”,市值达到27.61亿美元。

  业务量和资本不断增长的同时,优信也在不断扩张旗下业务范围。2014年,优信上线“优信金融”,陆续推出汽车金融产品;2016年底,优信成立汽车媒体平台“车伯乐”,重金聘请自媒体作者为自家卖车平台引流;2017年10月,优信上线“新车一成购”,发力经营新车汽车以租代购业务;2018年10月,优信再度出手,推出“二手车全球购”,杀入B2C市场。

  从一开始的有且仅有“优信拍”一根独苗,到覆盖新车、金融甚至媒体等多个业务板块,优信撒开缰绳、圈下了一大片市场。然而,正当外界以为优信将策马扬鞭、大干一番的时候,优信却调转马头,开始收手了。

  2017年底,成立刚满1年的“车伯乐”被裁撤,所有员工全部解散;2019年年中,业界盛传优信解散“新车一成购”销售团队,对此,优信公关部门并没有否认;2019年7月,优信将“优信金融”出售给58金融,置换回Golden Pacer一定比例的股份和1亿美元现金;2020年1月,优信再度出售事故车拍卖业务给博车网,作价3.3亿元。

  加上此番出售“优信拍”,至此,优信旗下业务版面已经削减干净,只剩下“全球购”一个业务板块。

 

  巨亏下的转型

  对于为何频频剥离其他业务,优信集团董事长兼CEO戴琨的解释是:“这是基于优信的优势与发展前景而做的决策,属于集团战略升级。接下来,优信将转移重心,将全部资源向向全球购业务(即2C)聚拢。”

  事实上,还有一些更隐晦的原因戴琨不便亲口言谈。那就是,近些年来,虽然优信的销售数字非常亮眼,但财报数据却不太好看。

  数据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优信非公认会计准则(non-GAAP)调整后的净亏损为2.68亿元,前9个月亏损金额累计达到10.13亿元。同时,优信在财报中预计,第四季度亏损将在1.5亿元至1.7亿元。由此推算,优信2019年全年亏损超过11亿元,加上2016年~2018年分别亏损的13.93亿元、27.48亿元和15.38亿元,优信累计亏损额已经达到68亿元。

  高额亏损背后,是沉重的偿债压力。数据显示,2016年优信资产负债率为85.68%,2017年上涨至95.5%,2018年数据有所改善、降至67.73%,但2019年前三季度,又再次上涨至78.5%。近一年半时间内,优信连续三次发行可转债,累计的长期债务金额已超22亿元。

  重压之下,促使优信不得不痛下决心摘除杂枝,集中资源发展重点业务。

  至于为何偏偏要留下“全球购”、而不是起家之本“优信拍”,戴琨没有明说。《汽车观察》带着这个问题采访了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副秘书长罗磊。

  在罗磊看来,优信之所以将“优信拍”作为事业起点,原因在于,其所代表的2B模式成本最低、风险最小。“优信拍”主要通过竞价拍卖、远程物流等方式为汽车品牌经销商、二手车经营机构等提供二手车拍卖服务,其所对应的B端客户属于专业群体,一旦跟他们建立联系,只需经常输送线索、保持车源导入,毋需花大价钱做广告也能很容易就维护住。但就像硬币有两面,该模式存在一个缺点,那就是,圈子和容量基本是固定的,很容易就触摸到天花板。

  相比之下,“全球购”所代表的2C业务则主要针对普通消费者,虽然更难维护、风险更高,但也拥有更大的发展潜力和想象空间。而这也是瓜子等其他电商平台纷纷投身2C的重要原因。

  “倒不是说2C模式一定比2B好。这个事情更大的意义在于,从眼观四方到目光聚焦,优信完成了一家企业在发展过程中所必须经历的进程,可以称之为是‘返璞归真’。”罗磊补充道。

 

  二手车电商痛在何处?

  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二手车电商平台便频频“暴雷”,多番传出裁员、欠薪、砍业务、钱荒等负面消息。到今年年初,这一现象更加明显:1月,人人车频频被曝裁员,虽然官方迅速辟谣,但并没有证据表明其已完全解决资金问题;2月13日,曾被誉为“汽车流通领域的阿里巴巴”的大搜车成为首例被曝裁员的杭州独角兽企业,有消息称其线下团队裁员比例高达70%;2月28日,瓜子二手车母公司车好多集团发布内部信称,将对集团岗位施行阶段性薪酬和假期调整方案,其中P序列、M序列降薪30%,总监级别降薪40%,VP级别降薪50%。

  与二手车电商的惨状形成对比的,是二手车及二手车电商行业的蓬勃发展。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数据显示,2019年国内二手车全年累计交易量为1492.28万辆,累计同比增长7.96%,交易金额达到9356.86亿元,累计同比增长8.76%。虽然2019年二手车电商销售数据暂未得出,但从2018年二手车电商成交数据(成交量232.7万辆、同比增长50.1%、交易额1147.6亿元)可以保守估计,其2019年成交量至少能达到300万辆以上,销售额至少也能突破1400亿元。

  千亿级的市场容量之下,二手车电商们为何至此?罗磊将原因概括为商业模式不清晰、资本退潮两大方面。

  罗磊介绍,二手车电商行业从2011年开始发力,从车易拍、优信等少数几家到如今熙熙攘攘的市场,从聚焦线上卖车到现在、鉴定评估、信息查询、贷款金融等介入全部的产业链,发展十分迅猛。但从目前来看,还没有任何一家企业真正摸索出挣钱的商业模式,大家都还在尝试与探索阶段,行业也没有形成良性运转。

  为了抢占流量和市场,二手车电商平台们基本都靠“烧钱”来抢占市场。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6年~2018年,优信在这三年中投入的营销费用分别为7.93亿元、22.03亿元和26.8亿元,分别占当年营业总收入的96.12%、112.80%和81.04%。在优信营销费用超过当年营收的2017年,人人车营销费用达到8亿元,瓜子二手车营销费用超过了10亿元,全年几大二手车电商平台的广告营销费用共计突破50亿元。

  在“赔本赚吆喝”的同时,资本市场也在逐渐冷却。资料显示,2019年全年仅优信、瓜子、车置宝仍有融资,且瓜子二手车与车置宝均为年初完成融资,而优信的最近一轮外部融资则来自去年10月,投资方为新加坡最大的政府投资机构GIC,其持有优信股份达4203.61万股,占优信总股份的5.01%。此外,优信的账面现金也进一步缩减,截至2019年9月30日,优信现金及等价物6.27亿元,短期投资1.24亿元,合计7.51亿元,相较于2018年底的14亿元大幅减少。

  “在早期资本的拥簇下,大家融资能力普遍都比较强,现金流也充裕,短板便不容易暴露出来。而且,为了吸收更多资本,二手车电商平台们将重心更多地放在跑马圈地、疯狂扩张,对商业模式和盈利能力的重视程度不够。通俗地说,在资本助推下,初期的电商平台在乎的不是净利润,而是营业额一年能翻多少番。”罗磊解释道。“但经过这么多年发展,投资人发现二手车商们当初所讲的绚丽故事难以兑现,便只能把有限的资源转投到智能网联等其他新兴领域。”

  当资本市场在收缩银根的时候,二手车商们突然发现,一味地扩张规模不能再为自己带来正向现金流,可持续发展成为问题。此时的二手车电商平台们只好先通过裁员、降薪、裁撤业务等方式来主动调整结构、控制成本,以此保证起码的生存。

  “先扩张、后治理,是目前几乎所有二手车电商们的发展痛点。如何提高效率、更大程度地实现经济收益,依然是行业面临的共同课题。”罗磊总结道。

 

  自救与他救

  对于二手车电商平台该如何谋求进一步发展,罗磊提出了两点建议。

  首先,实现盈利并非一朝一夕之事,二手车电商们除了迎合大势以外,目前更重要的应该是研究电商发展规律,设计出真正适合本企业的、赚钱的商业模式。其次,二手车电商们在扩展业务的过程中也要注意与现有的实体经销体系互相融合,用1+1>2的法则共同为行业赋能,作为回报,行业也一定会反哺到二手车电商平台。

  企业自救是一方面,国家政府也伸出了援助之手。为了提振二手车市场、协助企业渡过难关,近期,国家相关主管部门主动出击,希望从政策层面寻求解决之道。

  3月13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交通运输部、商务部等23个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促进消费扩容提质加快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实施意见》和3月31日举办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中两度提到,要多措并举、繁荣二手车市场。所列举的措施中包括:为二手车经销企业减征增值税、加快修订《二手车流通管理办法》、推动落实取消二手车限迁政策、扩大二手车出口业务、便利车辆异地交易登记、促进二手车便利交易等。

  其中,二手车减征购置税政策最受关注,且得到了快速响应。4月9日,财政部、税务总局正式联合发布《关于二手车经销有关增值税政策的公告》,《公告》称,自2020 年 5 月 1 日至 2023 年 12 月 31 日,从事二手车经销的纳税人销售其收购的二手车,由原按照简易办法依 3% 征收率减按 2% 征收增值税,改为减按 0.5% 征收增值税。

  罗磊介绍,按照目前的增值税政策,二手车经销企业收购二手车后再销售,无论是否有增值收入,都要按照二手车销售额全额的2%计算缴纳增值税,甚至会出现成二手车经销企业实际经营中出现增值税税负大于经营二手车毛利的问题。长期以来,由于税负偏重,造成了国内二手车市场交易量扭曲、经销企业经营动力不足的局面。

  在他看来,该政策的核心作用主要在于改变行业生态,很有可能将作为一个重要的支点,撬动全国超过2亿辆的汽车存量市场。

  “此次增值税下调将为二手车市场减税接近百亿元,在给二手车经销企业降低管理成本、赢得更多发展资金的同时,也将改善小、弱、散现状,促进整个行业向规范化、品牌化、连锁化发展,二手车电商平台也将从中获益。”罗磊强调。

相关推荐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特别策划